减“证”时代职业教育如何与职场衔接


来源:天津大学免费领取qq红包软件网 日期:2016-04-05

 前不久,国务院印发《关于取消一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的决定》,取消了61项职业资格证书。至此,从2014年开始的职业资格证清理工作基本完成。据官方提供的数据,被取消的职业资格证占总数的44%。

  近半数的职业资格证被取消,对于实行“学历证书+职业资格证”双证书制的职业院校来说意味着什么?减“证”之后,如何更好地实现职业教育与职场需求的无缝衔接?围绕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一些职教工作者和相关专家。

  减“证”放权,对职校影响几何

  “总体来说影响不大。”记者联系了北京、山东、广东等地的多家职业院校,得到的答案近乎异口同声。

  北京农业职业学院畜牧兽医系主任曹授俊告诉记者,和该专业相关的有两项,分别是动物检验检疫员资格和动物疫病防治员资格。过去,畜牧兽医专业的学生的确需要考这两个证书,而且职业技能鉴定站就设在校内。“但是,这两个证书相对来说层次比较低,前些年农业部还出台了一个执业兽医师资格,完全可以覆盖这两个证书的要求,学校的课程早已和执业兽医师对接了。”

  北京财贸职业学院教务处副处长李慧表示:“和我们学校相关的是市场营销师,不过由于过去这个证书企业就不怎么认,所以学校一直没有太推,只是有学生想考,会组织辅导。”

  学校所反映的情况,正是此次职业资格清理整顿工作要破解的问题。“交叉重复设置、市场认可度低,给就业人员带来很多困惑。”一位长期从事人事科学研究的专家告诉记者,“职业资格证书制度是科学评价人才、提高劳动者素质的一项重要制度,但是经20多年的发展,职业资格设置也出现了不少问题。很多变相成为部门牟利手段。还有一种趋势,水平认证类变相地成为准入许可性质的了,就是说没有这个证你不能干。这些都是人为设置门槛,增加了就业成本。”

  “此次,国务院清理整顿力度很大,基本原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据该专家介绍,国务院在文件中明确提出,“对国务院部门设置实施的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准入类职业资格,以及国务院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学会自行设置的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一律取消;有法律法规依据,但与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关系不密切或不宜采取职业资格方式管理的,按程序提请修订法律法规后予以取消。”

  据中国政府网数据,国务院近两年共分五批取消了200多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为落实国务院精神,2015年11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废止了原劳动保障部《招用技术工种从业人员规定》,规定中所列的90个工种不再要求持证上岗。北京师范大学职业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教师白滨对这些职业资格进行梳理后发现,取消的资格证书大致可以分为几类:一种是过时的职业资格,比如中国民航局设立的苏式飞机维护电气员、苏式飞机维护仪表员,“这些职业现在几乎不存在了,因此资格也失去了意义”。第二类是一些设置明显不合理的证书,如木材搬运工、浴室服务员,“这样的简单工种完全没必要设立证书,并没有起到了规范从业资格的作用,而变成了一种增加就业成本的门槛”。还有一种是只反映工作过程某一方面的单一的证书,例如,这次取消的装饰材料管理师、装饰资料管理师、装饰施工管理师、装饰质量管理师,划分得很细,但无法反映整体的工作过程。再有就是市场认可度不高的证书,如中国职业经理人。企业一般不会因为应聘者具有职业经理人证书就会聘请其担任职业经理,而更多会综合考虑应聘者的从业经历与综合能力。

  “学校并不会选择前两种资格证,但是后两种还是有一些影响的。比如,此次取消的汽车营销师,全国499所职业学校开设汽车技术服务与营销专业,不少学校在招生简章中都明确提及汽车营销师或汽车营销员资格证书。”白滨说。

  但是,记者致电其中一所汽车相关专业的学校时,学校工作人员表示:“影响不大,学生还可以考其他证书,比如汽车维修。”

规范职业资格,“双证书”制迎来新机遇

  面对取消证书,学校表现淡定,反映出原有的职业资格体系与职教领域推行的“双证书”制不相适应的问题。

  所谓“双证书”,是指学历证书与职业资格证书。早在1994年国务院《关于〈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的实施意见》中就曾提出:“在全社会实行学历文凭和职业资格证书并重的制度。”199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中也写道,“实施职业教育应当根据实际需要,同国家制定的职业分类和职业等级标准相适应,实行学历证书、培训证书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国家实行劳动者在就业前或者上岗前接受必要的职业教育的制度。”经过20年的发展,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中,更明确为“积极推进学历证书和职业资格证书‘双证书’制度”。

  “国家在职业院校推行‘双证书’制,目的是促进职业院校人才培养活动更好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用人单位的人才需求。”资深职教界人士俞平(化名)对记者说。

  有专家指出,“双证书”制理想的状态是双证融通,即课程标准与职业标准的融通、课程评价方式与职业技能鉴定方式的融通、学历教育管理与职业资格管理的融通,最终的结果是学生在取得毕业证书的同时,获得相关专业的职业资格证书和行业岗位职业能力证书。

  但是,在现实中,真正的融通并不容易。“大多数只是一种‘添加’的关系,考证是考证,上课是上课,只有个别改革力度大的专业才能做到与职业资格标准实现对接,当然这和职业资格证本身的含金量有很大关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通类职业院校教师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像船舶、航海这类有明确标准和严格准入制度的专业,教学、评价与职业资格确实可以融合,人才培养的路径很清晰。而有些专业,本身没有市场特别认可或者与专业特别对口的职业资格证书,就只能“生搬硬套”一个或几个证书。

  曾在德国从事职业教育研究的白滨博士告诉记者:“目前德国只有300多种职业,但中国的职业大典却定义了1000多个职业。并不是中国社会比德国需要更多的职业,而是我们对职业的划分过于狭窄。我们的很多职业资格,实际上都是按照岗位划分的,比如此次取消的有色金属协会的黄药工、黑药工,草酸工、二硫化碳工等等,都是按照产品或工艺来设定职业资格,就可能出现一个专业对应好几个证书的情况,在对接时就存在困难。在过去,按照计划经济体制,一个人可能在一个岗位上工作一辈子,可能考一个资格证书就够了,而现在人是流动的,而技术也在不断发展,过窄的职业划分不利于发展从业者的综合职业能力,对人的职业生涯发展不利。”

  “过去,由于种种原因,职业院校的‘双证书’制推行的确存在困难。学校应该看到,此次国务院清理整顿职业资格证,对职业教育的发展来说是新的机遇。一方面,减轻了学校和学生考证的负担,另一方面今后新增的证书会更加注重内涵,更好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俞平说。

编辑者:天津免费领取qq红包软件中心www.tjdxjj.com)